记一起失败的合作

上周, 我在自己的 SNS 发布了一条消息:

“刚刚经历了一次失败的项目合作,一个多月以来萌生的构思、想法还有写下的稿子,一切的一切,此刻都成了垃圾,我很难过。”

之后, 很多朋友和工作相关的人士在看到消息之后都给我发来消息和慰问, 并向我询问具体情况。 为此, 我决定通过写一篇博文, 向他们解释我最近遇到的这件事。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天了, 但事到如今我仍然处于愤怒当中, 所以言辞难免要锋利一些, 但我写下本文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要批评事件中的某个人或者某个公司, 而是希望通过这件事, 告诫那些同为作者、编辑或者有意成为以上两者的人, 什么事情是可以做的, 而什么事情又是不可以做的。

相信你们在看完这篇文章之后就会理解我为什么愤怒以及失望。

缘起

11 月初, 我收到了两个不同知识分享平台的编辑发来的邮件, 邀请我在他们平台开设 Redis 课程。 虽然我一直有类似的想法, 但是考虑到自己手头上还有《Redis使用教程》和另一本新书在做, 再接项目可能会忙不过来, 于是就婉拒了这两个平台的邀请。

但是在此之后, 其中一个平台的主编又给我发来邮件, 详细地阐述了他们想要和我合作的想法, 并加了我的微信。 在之后几天断断续续的交流中, 该主编和我交换了关于课程创作的一些意见, 这激起了我的创作热情, 并且我也被他们的诚意打动了, 最后决定和他们平台合作, 推出一门在线 Redis 课程, 而与我交流的主编则担任课程的责任编辑。

在答应合作的时候, 我还特别跟编辑声明说, 因为我在同时进行其他项目, 这个项目是挤时间来做的, 所以我希望它可以在保证质量的前提高效地完成, 编辑对此也表示了理解和同意。

进展

在谈好了合作的大概条件之后, 我便开始了课程的创作。 我花了大约一周时间构思了课程的具体大纲, 之后又花了几天时间与编辑交流意见, 并最终敲定了大纲。 之后我就开始创作用于决定合作所需的几篇试读文章, 我花了些时间写出了课程的《开篇词》以及之后三节课的大纲, 并将它们交给编辑检查。

刚开始的时候, 编辑一往如常地给我的稿子做一些格式方面的修改, 并给我一些建议, 然后我根据编辑的意见对稿子进行修改, 如此反复了几次。 最终, 我在 17 日下午把修改好的《开篇词》交给了编辑。

因为我们为《开篇词》已经讨论了好几天, 也修改了好几遍, 所以我很自然地认为这次修改的《开篇词》将会成为定稿, 但是没想到, 编辑在当天晚上又给我发来一个修改后的版本, 并说自己对稿子做了一些“渲染情绪的小修改”。

说实在的, 我当时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 心里是非常不悦的, 心想:“都改了那么多版了,还改?!”, 但更令我意外的事情还在后面: 当我打开编辑发来的稿子时, 我整个人都惊呆了, 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这他妈是什么垃圾?!”

暴走

因为涉及未公开内容, 所以我不能把被修改后的稿子全部公布出来。 但是, 简单来说, 我的这位“编辑”, 在她新发来的稿子中, 通过旁注的方式, 未经我同意、自作主张地、大量地修改了我的稿子。

注意, 这种修改不是编辑工作范围内的那种修改错别字、调整格式之类的小修改, 而是相当于重写的那种修改。 修改后的稿子出现了大量并非出自我这个作者之手的文字, 并且我原来精心写下的不少文字也被删去了。 这种行为与其说是修改, 不如说是改写更为恰当。

在书本创作的过程中, 编辑通常只负责为作者提供意见, 而作者则根据编辑的意见对自己的稿子进行修改, 双方一个负责保证项目的方向和细节, 而另一个则负责项目的具体实践, 两者相互协作, 但绝不互相干预。 在过去几年, 我跟出版社的编辑就一直是这样合作的。 反观这次的“编辑”, 未经我同意就擅自大篇幅修改我的稿子, 这样胆大妄为和不专业的编辑我还是第一次碰到。

我相信对于所有作者来说, 自己精心思考之后写下的每个字、每段话、每篇文章都是不容践踏的自信自作, 我也不例外。 因此看到稿子被肆意修改之后, 我除了愤怒, 更多的还有难过: 自己精心写下的文章被一个糟糕的“编辑”胡乱修改之后变成了一篇垃圾文章, 这种感觉就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在休息一日以平息自己的怒火之后, 我尽可能平静地向该“编辑”表达了中止合作的想法, 之后该课程平台的负责人之一也向我发消息说表示道歉并愿意换个编辑继续跟我合作, 但是被我拒绝了。

教训

回顾这次事件, 我本身是非常失望的。 通过与该平台的编辑和负责人交流, 我知道他们是非常渴望和我合作的, 我本人在事件发生之前也是如此: 我投入了非常多的精力和时间, 构思了一个内容丰富的课程大纲, 还有一种有趣的方式来讲述整个课程, 确保它对于读者来说有足够的吸引力, 等等, 然而这些努力都随着事件的发生而付诸东流了, 所以我感到非常失望。

今后, 为了避免重蹈此次事件的覆辙, 我将更为慎重地选择合作伙伴, 虽然这种做法可能会让自己失去很多合作机会, 但我想为了做出真正优秀的作品, 这种割舍将是必要的, 也是必须的。

黄健宏
2018.12.24

留言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